首页 许达来富豪宗庆后富豪 陈妙林富豪 皮诺富豪 车冯升富豪 列昂尼德·米赫尔松富豪 黄康境富豪 李兆基富豪 侯昌财富豪 斯特凡富豪 曾宝宝富豪 Lucas富豪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宗馥莉的尴尬:13年过去还是“宗庆后女儿”

记者:admin 时间:2019-09-05 13:28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宗庆后富豪】:宗庆后为什么能
许达来富豪】:很有关注价值的圈子富人不想
Lucas富豪】:被称为印钞机的明星Ins前10富豪
车冯升富豪】:我市经贸代表团赴京开展经贸
侯昌财富豪】:福布斯发布2019中国慈善榜厦门

  2015年,在杭州萧山经济开发区十大财政贡献企业评选中,娃哈哈有四家公司上榜。宗庆后为此罕见地公开为女儿点赞,“这几家公司主要由我女儿在打理。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随着宏胜集团的不断发展,她对接班问题也变得更为自信,“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和国企管理者出身、熟读《选集》的宗庆后不同,她一直在“随俗”的道路上有些“水土不服”,比如跟政府打交道。

  多年以来,宗庆后一人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不设副总经理。他从不度假甚至从不过周末,每年用三分之二的时间跑市场,几乎所有的市场决策都由他自己拍板。

  两人的交流并不多。并且,宗庆后“现在跟她也很难交流”。 宗馥莉有时会在周五回家吃饭,席间,父女聊聊“菜做得好不好吃”,不谈工作。

  老年斑早已爬上宗庆后的面颊。只是,退休,放下娃哈哈,几乎不在宗庆后现阶段的议题之内。“接班人的事情不用过多猜测,我还不考虑退休,起码能干到70岁。”

  2016年7月,“KellyOne”果蔬汁产品品牌诞生。这是宗馥莉推出的以自己名字命名、自己代言,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个饮料产品。宗馥莉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是宏胜的事;与父亲无关,与娃哈哈集团无关。

  很少公开露面的宗馥莉最近微博发声,一则“与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现金要约失效”的声明,宣告收购中国糖果的失败。

  她出生于宗庆后尚未发迹之时,比父亲的娃哈哈年长6岁,但最爱喝的却是乌龙茶和铁观音。“你是喝娃哈哈长大的吗?”有人曾这样问她,她猝不及防地回答,“我不是。”

  周九铭便是宗庆后派去“辅佐”女儿的元老之一。1987年宗庆后白手起家,周九铭就加入了当时只有4个人的“下海”小团队。最初和宗馥莉沟通,周九铭觉得受不了,“大老板跟我们说话的时候有商有量的,但是小老板做事情就比较直接,定下来就是定下来,不会给过多的解释。”

  这是一次充满诸多争议的收购。从被认为是娃哈哈向上市迈出的第一步,到娃哈哈官方澄清此举“只是宗馥莉个人行为,不代表公司战略”,直到邀约失败,媒体评论称“宗馥莉自立梦想被打破”,市场关注点无不聚焦于宗庆后与宗馥莉父女之间的分歧与博弈。

  尽管宗馥莉已经接手企业的部分职责,但宗庆后似乎有意留更多时间给女儿练手:“宗馥莉她现在还没参与公司的整个战略部署。我让她自己去闯。我相信她一定会比自己还行,虽然可能还要走一段路。”

  不过,宗馥莉主导的这款产品似乎也并未见成效。娃哈哈官方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宣传,KellyOne的知名度可谓微乎其微,仅在上海和杭州小范围中可见。曾有媒体向宏胜公关了解KellyOne的销售业绩,得到的答案是“不方便透露”。

  “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零”,宗馥莉曾如此评价娃哈哈与父亲的关系。“他们每天都在等着老板(宗庆后)的指示,公司有制度,只不过这些制度相当于形同虚设,大家习惯了等老板每天晚上传线,然后谁干嘛、该干嘛。”

  从专业制瓶制盖、食品饮料设备制造,到饮料印刷包装,再到香精香料加工,从2007年开始,宗馥莉将下属企业扩展到全国16个生产基地,近40家分公司。“我的强项应该就是开工厂,”她曾开玩笑,“一年之内我可以开五个工厂 。”

  宗馥莉没采纳这些意见。“Kelly也许有自己的考虑。”周九铭说,“她也很焦虑,她在宏胜做得再好,大家还是觉得她是大雨伞下保护着的一把小雨伞。”

  “霸道女总裁”、“富二代”、“创二代” 宗馥莉身上有很多标签,但最醒目的那个标签,却始终是“宗庆后之女”。它就像光环下的黑洞,牢牢将宗馥莉裹挟其中。而娃哈哈这支接力棒,已同时握在两父女手上足足13年,前者未放手,后者却似乎并未打算接手。

  而比起父亲表面强势实则掺杂人情社会的做法不同,宗馥莉更注重制度与规则。她强调,父亲曾经安排给她的“老人家们”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前提是“我自己要用这个人”,而不是父亲单向安排给她,这不是一种“辅佐”。

  她对社交场合也并不热衷,甚至与同龄的其他企业家二代也很少私下往来。“如果不是一定要参加,我就不参加了,为什么?我想保持自己的一个空间,如果跟外面的人接触太多,我就会被同化掉了。”

  2014年年底,她曾对外称,“二代或三代都一样,他们做的只是自己的事业,到底接不接班、继承不继承,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价值观、企业家精神。”

  “老臣”周九铭有些担心。他曾向宗馥莉提议,贸然给出这么多搭配,会对生产带来巨大压力。

  KellyOne不仅颠覆,甚至略“任性”:它由很多种不同的原料组合,或苹果加橘子,或芹菜加辣椒,消费者自己选择搭配比例。包装设计也颇费心机,通过扫描二维码,你可以知道自己是第几位购买者。不同于宗庆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KellyOne的试点放在一线元。

  初中前往美国求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宗馥莉形成了一套西方化的处世逻辑——直接,效率,以及自我。

  在娃哈哈,宗庆后的老臣们习惯私下喊她“公主”。这不是一个她喜欢的称谓,它意味着,她只是“娃哈哈之王”的女儿。她更喜欢被人称作“Kelly”,这是她在美国求学8年期间的英文名。

  从2004年回国至今,宗馥莉进入娃哈哈工作已有13年。十余年间,她掌管着负责娃哈哈饮料OEM代加工业务的宏胜饮料集团,摸透了饮料生产的各个环节,熟知不同产品的配料比例、食品消毒的流程以及如何安全配送成吨的饮料。

  就外形而言,宗馥莉带有很深的父亲的痕迹:高挑,面部线条坚毅。但在这之外,这对年龄相差37岁的父女太不一样了。

  “如果政府来跟Kelly讲因为我们的官员最近出差了,这个事情他没有签字就不能办之类的话,她会觉得为什么不可以用e-mail给他、传真给他;通讯方式这么多,为什么不可以在外地处理这个。”曾担任宗馥莉秘书的李晗说。

  最初,中国糖果可能易主宗馥莉的消息在市场上散开时,其股价瞬间就一飞冲天,累计最高涨幅一度超400%。而宗馥莉要约收购计划的最终失败,也主要源自签订要约时中国糖果股价与随后的价格出入太大。

  在娃哈哈亟待寻求转型突破之时,几乎没有娃哈哈基因的KellyOne式尝试能否成功尚存疑。而更大的疑问在于:追求KellyOne的宗馥莉,和已经62岁的宗庆后之间,如何传递娃哈哈的交接棒。

  她仍然不满于外界的偏见:为什么认为她拥有一切的前提都是继承?但是现在,对宗馥莉而言更紧迫的命题是,让外界看到她作为“宗庆后女儿”之外的自己

  按照宗馥莉的说法,在娃哈哈集团,她和父亲有大致的分工,她负责生产管理,宗庆后负责市场营销。

  宗馥莉并不谦虚。她称,“我在宏胜十年的积累是我一脚一拳去开拓出来的,从跟政府谈判买地开始,到所有的生产线采购,到所有的安装调试,以及所有产品出来都是我一手做的,父亲并没有帮助我什么。”

  不一样的战略逻辑,宗馥莉交出的成绩单并不差。2009年到2012年,宗馥莉执掌的宏胜集团年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30%,2012年,宏胜年营收达80多亿元,占娃哈哈集团总营收的1/5。

.
Tags: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